第二十六屆中國國際醫藥(工業)展覽會暨技術交流會
API China 2022第88屆中國國際醫藥原料藥/中間體/包裝/設備交易會
展會時間:2022年05月10日-12日   展覽地點:青島    展館名稱:青島世博城國際展覽中心

為中國藥玻燃起一爐火種

轉發:絕不能被西方“卡脖子”!為中國藥玻燃起一爐火種

        由于疫情原因,全球藥用中性硼硅玻璃出現短缺。如果國外企業斷供,你們四星玻璃可以頂上來嗎?我國的新冠疫苗年底前就可以大批量生產,包裝材料需要大量的中性硼硅玻璃,但目前國外企業實際上已經斷供,你們四星玻璃可以頂住嗎?   

        沒有問題!只要提前給我6個月的產能準備時間,我們保證供應全國所有的藥用中性硼硅玻璃!聽到這樣的回答,提問者明顯松了一口氣:“太好了,有什么需要協調的,說出來,我們負責解決?!?/span>

20201020103821_78323.jpg

        新冠肺炎疫情沖擊全球供應鏈,也改變了全球秩序。當全國人民為芯片被 “卡脖子”感到懊惱的時候,可能想不到,中國的藥用玻璃也差一點被 “卡脖子”。突破西方壟斷,為中國醫藥工業燃起一爐希望火種的,是位于河北滄州的一家企業——滄州四星玻璃股份有限公司 (以下簡稱四星玻璃),和它的掌門人王煥一。

玻璃界的 “蘋果手機”咱們有

        軍科院研發的新冠疫苗進入臨床研究;中國生物北京生物制品研究所新冠疫苗進入臨床研究;中國生物武漢生物制品研究所新冠疫苗進入臨床研究……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暴發,與死神競速,與瘟疫過招,中國醫藥工業表現不俗。在疫苗越來越接近上市的同時,主管部門、生產企業無不憂心藥用玻璃包材的供應能否保障。甚至連普通民眾也擔心疫苗用的小玻璃瓶不夠,中性硼硅這一原本屬于玻璃領域的專業名詞也因此成功 “破圈”。
        藥用包裝材料由于直接接觸藥品,對保證藥品質量和保障人體用藥安全具有重要作用,玻璃作為最常用的藥用包裝材料更是如此。藥用玻璃按化學組成和產品性能分為高硼硅玻璃、中性硼硅玻璃、低硼硅玻璃、鈉鈣玻璃。其中,中性硼硅玻璃因其優良的穩定性,成為注射劑、疫苗、單抗類藥品的 “最佳拍檔”。

          衡量藥用玻璃優劣的標準在于其化學性能是否穩定,即抵抗氣體或水、酸、堿,其他化學試劑及藥物溶液等侵蝕破壞作用的能力。耐水等級偏低的低硼硅玻璃容器灌裝偏酸偏堿藥液容易導致藥品在有效期內出現脫片、白點等可見異物檢測項不合格,尤其是那些pH值偏酸偏堿,或對pH值變化敏感的水針制劑、生物制劑、疫苗、血液制品,更是對包裝用的玻璃十分挑剔。   
          與低硼硅玻璃相比,中性硼硅玻璃的優勢明顯:膨脹系數小,耐極冷極熱性強;更適合凍干類產品,加工過程中不易炸裂,機械強度高,抗沖擊性強;pH值中性,化學穩定性好,耐酸耐堿耐水級別高,能保證藥品有效期內不失效,尤其是對于水針制劑,可減少和避免白點、脫片及可見異物的發生。
          然而,在很長一段時間里,我國注射劑包裝以鈉鈣玻璃和低硼硅玻璃容器為主。倒不是中國的制藥企業不想用中性硼硅玻璃,而是因為根本造不出來,只能依賴進口。不夸張地說,中性硼硅玻璃堪稱玻璃界的 “蘋果手機”,看似不起眼,但無論是配方、窯爐設計,還是生產控制、產品穩定性,技術難度都非常高。
難到什么程度?在四星玻璃進入該領域之前,全球只有三家企業可以制造中性硼硅玻璃,分別是德國的肖特、美國的康寧和日本的NEG公司。我國自上世紀50年代起先后有多家企業分別投入大量資金,至今沒有研發出來。   
          時至今日,全球也僅僅只有四家企業能夠真正批量生產中性硼硅玻璃,分別是德國肖特、美國康寧、日本NEG,以及中國的四星玻璃。  
          受疫情影響,全球藥玻的需求量上升,但歐洲和北美的藥玻工廠已經減產,船運也受到了沖擊,外國企業對中國的供貨已經實質上中斷。作為全球 “唯四”、中國唯一的中性硼硅玻璃生產企業,早在三四月份,四星玻璃就不斷接到工信部門、生產企業的問詢:能否保證中國藥用玻璃不掉鏈子?   
          面對問詢,王煥一胸有成竹:“成熟的技術我們有,成熟的工人我們有,成熟的生產管理我們有,產能建設預留用地我們也有。只要給四星預留建窯爐的時間,窯爐建好馬上可以量產,要多少我們可以供多少!”底氣十足的背后,是一家起于微末的企業數十年的泣血堅守與頑強開拓。

中國藥玻絕不能讓人 “卡脖子”

           在中國科技界,曾經出現過技工貿和貿工技兩條路線,前者代表是華為,后者代表是聯想。這樣的選擇,王煥一也做過。也因此,在中國只要說起藥用玻璃,王煥一就是不可能繞過的一個名字,是足以寫進中國醫藥工業史的一個名字。
          上世紀90年代初,我國向社會主義市場經濟轉型剛剛起步,市場上藥用玻璃包裝供應一度緊張。相信不少人都記得,當時最火的電視廣告是蜂王漿,玻璃瓶包裝加一根吸管,每天來一支蜂王漿是當時最火的健康風潮。當時滄州滄縣前侯村的帥小伙王煥一開了一家小小的加工廠,給哈藥集團的蜂王漿生產玻璃瓶,成為遠近聞名的致富能手。
          憑借過硬的質量和薄利多銷,王煥一的玻璃包裝材料廠越做越大。如果按照這條路走下去,這家玻璃包裝材料廠大約會和同時代的許多藥玻企業一樣,生產以進口玻璃管為原料的各種藥用玻璃容器,不斷擴大產能,不斷占領市場,以規模取勝,不斷壯大。但偏偏,王煥一走了另外一條荊棘之路。   
          干了幾年藥用玻璃,王煥一發現鈉鈣玻璃和低硼硅玻璃化學性能不穩定,容易與藥品發生化學反應,從而影響藥物療效甚至影響用藥安全。他聽說國外有一種中性硼硅玻璃,可以解決這些問題,便動了心思。但當時,中外貿易并沒有現在這么發達,這些外企在中國并沒有辦事處。經過多方打聽,幾經輾轉,1998年,王煥一聯系上了一家德國企業,進口了中國第一個集裝箱的中性硼硅玻璃管。

          用進口玻璃管生產玻璃瓶既滿足了國內市場對高端藥用玻璃包裝的需求,成本又比直接從國外進口玻璃瓶成本要低。因此之后的數年,這種方式成為了中國高端醫藥產品玻璃包材的主要獲取方式。
         中國對高端藥玻的蓬勃需求引起了外國企業的注意。這家德國公司先是于2000年在中國找了一家代理銷售公司,又于2003年提前解除代理銷售合同,直接在上海設立辦事處,大舉開拓中國市場。此后,美國康寧也進入中國。   
         這時候,滿足于在下游做點簡單加工,賺點辛苦錢的中國藥用玻璃瓶企業覺得味道有點不對了。由于被外企壟斷,中性硼硅玻璃管市場是十足的賣方市場。從2000年到2005年,賣方連年提價,從18000元每噸漲至25000元每噸。不僅如此,供貨條件也極為苛刻:貨前全款,且必須提前6個月打款。這不僅給企業的現金流造成了很大的壓力,6個月的到貨期更意味著企業無法對市場變化做出及時的回應,客戶說丟就丟。


       “當時我們這些中國企業就商量,能不能由中國醫藥包裝協會牽頭,借著全國藥包大會的時機,邀請外國企業參會,集體談判。價格漲點就漲點吧,能不能把供貨期縮短一點,哪怕改為提前3個月打款也行。結果是,傲慢的德國企業根本不來,美國企業倒是來了,但是對我們中國企業的意見張嘴就是NO、NO、NO?!蓖鯚ㄒ换貞?,這次不成功的談判讓中國企業認識到,自己不會生產,連談價的資格都沒有。   
         中國必須有自己的中性硼硅玻璃生產企業,可是誰上?當時對于中性硼硅玻璃,大多數的中國藥玻企業處于無知識、無技術、更無資金投入能力的 “三無”狀態。都知道藥品領域的研發是九死一生,周期長、投入高、成功率低,相對制藥企業底子更薄的中國藥玻企業承擔不了這樣的投入與風險??粗蠹页聊臉幼?,王煥一拍案而起:“我們干!”   
         王煥一的豪氣干云,讓中國的藥玻行業在一眾的貿易流中,分出了唯一的一支技術流,盡管它稚弱無比。若干年后,新冠肺炎疫情來襲,這個當年稚弱的娃兒已經步入青年,可以用寬厚的肩膀扛起民族的希冀。

只要還有一分錢我都要堅持下去

       “最困難的時候,工廠難以為繼,我要求平時私交不錯的客戶提前一個月償付尾款對方都不肯。所有人都認為我王煥一完了,都在倒計時等著四星玻璃倒下去?!庇梦乃囈稽c的眼光看,玻璃管的生產頗為浪漫:藍紅變幻的火苗舞動之下,各種化學原料在高溫的作用下,熔化融合,被拉成一根根晶瑩剔透的玻璃管。但事實上,王煥一的中性硼硅玻璃研發之路卻是玻璃生產的另一面:向死而生,鳳凰涅槃。
       “搞不成,搞不成,日本人搞了好幾年都沒搞成。我勸你有錢做點別的,這個肯定搞不成?!辈AР皇谴党鰜淼?,決定做中性硼硅玻璃后,王煥一立即到中國最懂玻璃的地方——北京特種玻璃研究所找專家。結果兩位工程師,一位勸他立即懸崖勒馬,另一位則查了很多資料,一一分析技術難點,告訴他為什么要立即懸崖勒馬。   
        “您既然知道技術難點在哪里,我們就不算對中性硼硅玻璃毫無認識。無論如何,我們得試一試,試不成再放棄。您放心,我有承受損失的心理準備,您不要有心理負擔?!痹谕鯚ㄒ唤o出企業三成股份的許諾和軟磨硬泡之下,老工程師隨王煥一南下滄州,滄州四星玻璃制管有限公司應運而生。

          很快,窯爐點火了,生產線也建起來了,第一批下線的產品雖然廢品率很高,但仍然出了一些合格品,這讓王煥一和技術人員充滿信心。然而,其后的整整一年,廢品率居高不下,無論怎么調整參數,生產線都好像一座不斷生產廢品再回爐熔掉重來的怪物,這怪物吃下去的是真金白銀,吐出的是廢品玻璃管。   
          沒有幾個月,最初投入的幾百萬元就打了水漂,王煥一咬牙用自己贏利的玻璃瓶廠養著四星這家玻璃管廠,即便如此,仍然入不敷出。身邊的親戚、朋友不斷勸說王煥一立即關掉四星玻璃,及時止損。但王煥一很執拗:一百里路我走了一半再回頭,那不是前面的都白走了。哪怕還有一分錢,我都不會停止。他對大家說:“你們要真的為了我好,就不要勸我了?!?
          眼看勸不住,合伙人紛紛提出撤資。王煥一二話不說,撤出了自己在贏利的玻璃瓶廠的全部股份,合伙人在四星玻璃的股份則由王煥一按原值接下。眼看著技術人員打不開局面,王煥一便整天圍著設備轉,四處淘換專業書籍啃。那時候,有家書店只要發現有關玻璃的專業圖書,老板便馬上打電話問 “玻璃王”要不要。慢慢地,他從玻璃制造的 “門外漢”變成了內行專家。
         通過不斷地學習最新的玻璃知識,王煥一發現廢品率高的原因可能是配方中的一個元素不合適,他果斷地決定換成另外一種文獻上提到的元素。這一試居然成了,合格率上來了,拿得出可以銷售的產品了。在線上苦熬了一年的王煥一和工人們都十分興奮,終于有銷售了,企業能活下去了!然而好景不長,在出了一個月好產品后,生產線又變成了吐廢品的怪物,一吐就是三個月,然后再出一個月的好產品,周而復始。雖然不斷調試生產參數,仍然沒有任何改觀。


          2008年4月30日,四星玻璃的賬面上一分錢都沒有了。王煥一在車間呆到凌晨2點,戀戀不舍地看了一眼仍然在吐廢品的生產線和晝夜不熄的窯爐。他知道,他明天必須熄滅這美麗的火焰了,那些美好的理想也必須停歇了。第二天早上,正當王煥一準備到廠宣布停產時,生產經理打來了電話,嗓子破了音:“王總,王總,成了,成了??!”  
          一腳天堂,一腳地獄,所謂的否極泰來大約就是如此。后來王煥一發現,最后一次的參數修正是正確的,但由于修正幅度較小,生產線需要時間調整到位。就在那個他迷茫無助的夜里,玻璃的熔化質量發生了美麗的變化。
          百折不撓、百轉千回、百死不悔。改變歷史的往往是普通人,而這些普通人身上一定具有不普通的品質。   
      “上世紀90年代王煥一的家底就很厚實了,他要是光想著發財就做房地產,做加工玻璃瓶,哪個都比這個容易,也比這個賺錢。為了研究這個中性硼硅玻璃,他把除了自住房以外的所有房地產、所有積蓄全砸進去了,差點就傾家蕩產。他要不弄中性硼硅玻璃,早發了。他這個眼界和執著的勁頭一般人比不了?!睖嬷菔邪l改委的一位退休干部說,當年這位干部幫助四星玻璃獲得了第一次政府項目支持,對于四星玻璃的苦與樂他十分了解。

烈火淬煉出中國中性硼硅玻璃優質品牌

         王煥一平時最大的愛好就是到車間去,看那跳躍的火苗中誕生的一根根玻璃管,欣賞它們閃耀著的動人光彩。他覺得這高溫的爐火具有一種魔力,可以化平凡為神奇。好玻璃須烈火淬煉,做玻璃如此,做企業更是如此。
          雖然中性硼硅玻璃研發的成功讓四星玻璃可以活下去,但生存狀態并沒有發生質的改變,虧損仍然是四星玻璃財務報表的主旋律。直到2019年的最后一個季度,四星玻璃仍然在虧損。究其原因有兩個,一個是王煥一每年仍然在研發上進行大量投入,另一個是市場接受度不高。  
         一方面,雖然四星玻璃造出了中性硼硅玻璃,但在市場上是后來者,跟老牌跨國企業根本沒法比。質量過硬嗎?瑕疵率是不是比較高?買方的疑慮比較大。王煥一知道,四星玻璃的產品只有質量達到與外國企業同等的水平,甚至超過國外企業,才有可能在市場上爭得一席之地。因此,即使在企業生存十分艱難的情況下,四星玻璃每年仍然拿出銷售額的9%~11%進行技術攻關和深度研發。在那時,這個比率不要說是一家小型的民營企業,就是在大型的醫藥工業企業也不多見。
         另一方面,那時中國藥用玻璃行業的整體水平仍處于較低的階段,行業內大量企業生產的都是鈉鈣玻璃和低硼硅玻璃,執行的標準仍然是以鈉鈣玻璃或低硼硅玻璃為目標的標準。中性硼硅玻璃雖好,卻并未被納入國家標準,藥品生產企業自然不愿意采購。

         最困難的時候,王煥一決定把自家的中性硼硅玻璃當低硼硅玻璃來賣,雖說利潤低得可憐,但多少可以回點款以解燃眉之急。結果,令人哭笑不得的事情發生了,四星玻璃因此受到了監管部門的處罰。沒辦法,按低硼硅玻璃的標準,四星玻璃的產品確實不合格。就好比按照綠皮火車的標準,復興號高鐵列車不合格一樣,好產品替代差的產品也要被罰款。  
         四星玻璃的出現,打破了國際中性硼硅玻璃市場的格局,也讓沉浸于低端加工的中國藥玻企業感受到了壓力。也因此,在很長一段時間內,四星玻璃一直處于前有猛虎攔路,后有群狼環伺的不利局面。面對這種情況,王煥一永遠心平氣和地祭出那以不變應萬變的一招:加強研發,提高質量。  
         功夫不負苦心人,經過不斷淬煉,四星玻璃的產品不僅達到了與國外產品同樣的質量,甚至某些方面還優于國外產品。紐約SGS檢測中心出具的檢測報告顯示,四星玻璃的產品中堿金屬與堿土金屬的含量不到8%,顆粒法耐水0.3,不含砷,膨脹系數4.9,理化性能優于其他同類產品。不僅如此,四星玻璃還率先在同行業內實現了智能化制造,其首創的專利技術——冷頂式全電熔維洛法生產中性硼硅玻璃,將高耗能、高污染的產業轉化為節能環保的產業。

       “四星玻璃的中性硼硅玻璃實現了進口替代,填補了國內空白。自從我們有了自己的中性硼硅玻璃,國外企業便由提價改為降價,也不再要求提前6個月打款了。這幾年,進口的同類產品價格由2.5萬元/噸降到了2萬元/噸,間接地降低了制藥企業的使用成本和玻璃企業的制造成本?!遍L白山制藥總經理米廣明介紹,在使用過程中,長白山制藥發現四星的產品不次于國外產品,在某些方面甚至還小有超出。   
          位于上海的一家以生產疫苗和單抗產品為主的跨國制藥企業的質量負責人介紹,該企業近年來將四星玻璃加入了藥用包材方案,積極按照藥監部門的要求進行關聯審評。目前,在注射劑品種上,四星玻璃的應用已超過三成,疫苗產品的穩定性審評正在藥監部門排隊過審,只要過審,我們肯定會擴大應用?!爸赃@么做,一是因為不論是穩定性實驗還是實際應用都證實,四星的產品質量可靠;二是因為相對于需要跨國船運的進口產品,四星供貨更及時,我們的需求可以得到更好的應答?!?/span>
       “現在真是太累了,我有小半年沒回家了,一直全國各地跑。但累也值得,非常有成就感?,F在只要你跑市場,就肯定有收獲?!彼男遣AУ氖袌霾块T負責人郝寬介紹,隨著中國醫藥工業的整體升級,特別是2019年仿制藥注射劑一致性評價的實施,四星玻璃這株野百合也迎來了春天。從去年開始,300多家制藥企業在做一致性評價時,均將四星玻璃納入實驗?!敖衲昵叭齻€季度,四星玻璃實現了扭虧為贏,在虧損14年后首度盈利,但我相信這還僅僅是開始?!?/span>  
         作為企業的掌舵人,王煥一則把目光投向了更遠的地方。目前,四星玻璃已躋身中性硼硅玻璃國際供應商之列,其產品大量出口法國、韓國、墨西哥、印度尼西亞、阿根廷、俄羅斯、意大利、西班牙、埃及等二十多個國家?!拔磥砦覀冇媱澋街袊奈鞑咳ソǚ謴S,廠址正在考察中,希望能更好地輻射中亞和中東地區,服務‘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制藥企業?!蓖鯚ㄒ焕L下了四星玻璃高速發展的全新藍圖。

第86屆中國國際醫藥原料藥、中間體、包裝、設備交易會將于2021年5月在中國進出口商品交易會展館(廣州),期待您的到來!

大會參展參觀請咨詢:謝經理18616981016(同微信)/QQ:1054348312

主辦單位:中國食品藥品國際交流中心
       2nhAvdk4SZW_-S4jNKxSLg_副本.png
        國藥勵展展覽有限責任公司
              2nhAvdk4SZW_-S4jNKxSLg_副本.jpg

  參展聯系:謝經理
  24小時熱線:18616981016(同微信)
  電話:
021-61200958
  郵箱:1054348312@qq.com
此網頁內容由展會資訊發布:非官網
在線聯系
 
 
 
 
 工作時間
周一至周五 :8:30-17:30
 聯系方式
24小時咨詢熱線:18616981016  謝(女士)